当前位置:主页 > Y徽生活 >大潮流再思考:纸本不可割,慢速不可弃>内容

大潮流再思考:纸本不可割,慢速不可弃

2020-06-29 16:31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689)

台北市长柯文哲去年底一上任就要求,除了有绝对必要的单位之外,其他市府单位全部不订报纸,因为新闻在网路上都看得到。柯P的作法即使争议但并没有错,我们每一天到楼下拿报纸,再用报纸配早餐,或上班族午后在咖啡厅看报纸的时代早已远去。报纸纸本目前好像只剩下让名嘴拿来在电视上骂马英九和政党这个功用而已。从小陪我们长大的纸,如今变成了萤幕,整天不是盯着桌机、笔电,就是盯着手机、平板或各种不同的3C装置。

大潮流再思考:纸本不可割,慢速不可弃

数位化从各方面而言都是既伟大又有其必然性的趋势。时代变了,就要随着时代前进,打不过潮流,只能加入潮流,大家这幺说。

就我自己来说,上大学之后曾搬家无数次,每次搬家最累的就是搬书、搬杂誌。书这种东西很奇怪,平常不会感觉它的存在,一到搬家就都冒了出来。所以,数位化型态的新闻产品是很具有吸引力和正义感的,既能节省纸张,又可携、能在不同平台阅读,而且比纸本产品便宜一点。后来我变成数位化最忠实的信徒之一也就不奇怪了,任何能够贯彻无纸化的商品几乎都尝试过,包括线上电子杂誌的Zinio.com,以及亚马逊的电子阅读器Kindle。

最近几件事,却突然勾起了对纸本的乡愁。第一是老花眼。儘管众多医学专家早就警告,现代人对3C产品的使用将导致老花眼的提前到来,当这种事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感觉还是蛮吓人的。不只是「啊,我老了」的想法,或是看手机时必须取下眼镜而遭到嘲笑的遭遇令人感到哀愁,更重要的是日常生活实在不便,远近事物全看不清楚实在是令人蛮无助的。有人说现在老花眼的年龄已下降到40岁,未来如果变成30岁也不意外。

其次,来自日前一则有趣的新闻。网际网路创始人之一、Google公司副总裁VintCerf呼吁使用者,最好把最珍贵的照片列印出来保留,以免未来因为旧式科技的退潮导致无法读取,而失去这些照片。他说,我们以为将照片数位化可以保存得更久,但这可能是错的。

数位化始祖竟然呼吁照片以实体形式保存为佳,是很讽刺。脑海里不由得升起一幅景象,以往在战场上的士兵从口袋里掏出女友、老婆或孩子的照片思念,以后如果掏出iPad或是电子相框,而且还没有wifi连线导致无法从云端读取,应该是蛮爆笑的场景。

我想起曾经在旧书上发现自己高中时的笔记和笔迹,发现以现在眼光来看土到不行的书籤(是的,以前的国中生会到书局买这玩意),发现书页右下角用来玩翻页动画的涂鸦,发现夹着当兵时的假单。有一本皱巴巴的书,是某年房间里闹水灾的结果,另一本的封面上有个圆形烙记,势必是拿来盖泡麵的后果。同样是阅读而睡着,我宁愿隔天清晨在床上发现一本被压得不成人形的书,也不愿意发现萤幕被压烂的Kindle。

乡愁,或许就来自于这些实体纸本和自己人生的连结,甚至是那些数十年的纸页或是新书所散发出来的气味,而数位化产品即使也可以作笔记、highlight,怎幺说就是少了一股人味和书味。更何况,在捷运上拿着一本书读的,叫作「暖男」;在捷运上拿着iPad或Kindle的,叫作「宅男」。同时身为数位拥护者和纸本支持者,我承认数位是大趋势,但它并不见得会「打败」实体,也不应该让它消灭实体,否则我们会失去的,将远大于我们的想像。

同样的,在纸本/数位的思考之外,「快新闻vs.慢新闻」的讨论,最近也颇有声势。有一群新闻工作者,计画以纸本/双月刊/每期只讨论一个议题的模式,以群众募资的方式,去同时挑战「快打败慢」与「数位击败纸本」的时代趋势。

这是很疯狂的想法,甚至可能有很多人认为这是自杀式行为。不过,在大家三餐加宵夜感叹台湾新闻浅碟化、琐碎化、庸俗化的同时,或许这也是一项不平凡的尝试,在多数人都有着新闻资讯焦虑症的同时,或许这给我们一个机会来对「新闻」作更深层的思考:我们需要什幺样的新闻?我们需要多少新闻?我们读了多少如同垃圾的快新闻,却见不到有价值的慢新闻?有没有可能,快新闻和慢新闻能够和数位与纸本一样同时并存?

花一点点时间,对纸本和慢新闻这两个违逆潮流的观念重作思考,我们或许会发现,它们并没有那幺过时,我们甚至应该全力为自己保留这两个选项。以下这则由法国人製作、探讨「科技恐慌症」的近12分钟短片,极为风趣的为人类数位时代下了很好的注脚,值得细细品味。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